一码大公开王中王

一码大公开王中王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女人都有一个素颜梦

女人都有一个素颜梦

时间:2019-09-28 来源:admin 点击: 次

  1
  
  黄浩然第一次见何逸阳时,她正在等公交车,白色的公主裙,皮肤像瓷一样细白,乌黑的长发遮住了半边脸。彼时,她低头看着一本杂志。在车马喧嚣的闹市都可以这样心无旁骛,黄浩然觉得她就是一个落到尘世的仙子,神圣而完美。
  
  公交车来时,他特意亮着嗓子喊了一声:“来了!”何逸阳慌忙把书收起,特意扭头看了他一眼。那惊魂一瞥,让黄浩然看清了她的脸,小巧的鼻子,小小的嘴,不施粉黛。
  
  第二次,是在公司年终酒会上。她是公司当年的销售亚军,一身黑色晚礼服,露着消瘦而粉嫩的肩膀,只是头发没有做任何修饰,仍然随意地披着。她端着一杯红酒,微笑地穿梭在人群中。
  
  黄浩然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建筑师,在这种群英荟萃的聚会中,哪会像她那般光彩夺目。他主动走到她的面前,说:“新年快乐!”她回了一句:“同乐同乐!”然后,仰着脸把杯里的酒喝下。黄浩然不由地顺着她的胸脯向下瞄了一眼,他觉得何逸阳像一个优雅迷人的妖精。
  
  第三次见到何逸阳,黄浩然觉得她既非仙女也非妖精,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妖孽。
  
  2
  
  深夜买醉归来的黄浩然起先并没有看到何逸阳。他摇摇晃晃地想吐,转身去扶电线杆,却在这时看到了何逸阳。
  
  她倚着电线杆坐着,头埋在臂弯里,听到有人过来,她猛地抬起头来,却看到黄浩然醉醺醺地鼓着腮帮子。
  
  黄浩然看到了她满是泪水的脸。他和她在同一个公司上班,他搞设计,她搞销售,风马牛不相及,遇到的机会少之又少。不曾想,他最狼狈时,却恰好遇到了她。这一惊,黄浩然把几乎要喷涌而出的东西生生地咽了回去。
  
  黄浩然故作镇静地吐了一口气:“你好!”何逸阳站起来:“你好。”黄浩然就接着往前走,走出十米远,终于吐了。他又想起何逸阳满是泪痕的脸,不由地又往回走。
  
  其实,黄浩然素来对经过他身边的女孩子有一种本能的排斥,不管是漂亮的、优雅的,还是妖艳的。
  
  像所有拥有良好家世的人一样,他的人生早在十年前就已经规划好了,当一个建筑师,然后,在他父亲的培养下,成为这座城市赫赫有名的地产商。
  
  所以,他从开始就认定,他和身边那些出来打拼的女子并不在一个层次上,就像两条平行的铁轨,无论多么靠近,却永远都不会相交。既然不会相交,那就干脆不去相识。
  
  可何逸阳总是不期而遇地让黄浩然眼前一亮。也许正是这种不同,让黄浩然走而复返。他在离她一米远的地方停下,她捂着脸正在抽噎,一边哭一边用手掌擦眼泪,脸上横七竖八的,到处是泪痕。
  
  黄浩然从未见过一个女孩哭得如此伤心。在这迷茫寂寞的夜里,她独自放声痛哭,黄浩然半醉的意识里能想到的原因只有一个:她被人欺负了!
  
  想到这里,黄浩然热血沸腾地打了110。
  
  3
  
  警车呼啸而来,对何逸阳进行了好一番盘问,确认不过是又一幕为爱而伤的狗血剧情而已。
  
  被黄浩然这么一搅,何逸阳反而不哭了。她仰着满是泪痕的脸说:“给我烟。”
  
  黄浩然一愣,打量了她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说:“我不吸烟。”黄浩然借着她一仰头的机会,再次欣赏了她娇好的面容。只是这面容被她那一波又一波的眼泪搅和着眼霜睫毛膏等各类面部护理品,搞得脏兮兮的。
  
  何逸阳显然很不满,飞快地瞪了黄浩然一眼,然后又打量了他一番:“你把警察招来,影响了我流眼泪,所以,你得陪我过夜!”
  
  她微微皱着眉头,下巴上扬,一副不容置疑的样子。黄浩然的心一沉,他会成为一名成功人士,有一桩门当户对的婚姻。在此之外,任何一段不匹配的情事都会无疾而终。
  
  可是,黄浩然竟然说了一声:“好。”
  
  何逸阳洗澡出来时,化了浓妆,带着夸张的美瞳,修长浓密的假睫毛,鲜红的唇色在昏暗的灯光下格外惹眼。她只穿了一件近似透明的内裤,黄浩然的脑子里一晃而过竟是初见她时翩翩如仙子的样子。可是不管她是仙也好,妖也罢,此时,就算她是一个喝人血、吃人肉的女鬼,他也无能为力了。
  
  所以,当何逸阳媚笑斜眼看他时,黄浩然和大多数男人一样,没能抵挡住汹涌而来的情欲。
  
  4
  
  一夜的欢愉之后,黄浩然打量着屋里的一切,有男人的洗漱用品。他的心就先自疼了。何逸阳把拖鞋踢到黄浩然跟前,看着他穿上,好一阵惊讶:“你和他的脚是同一个尺码!”
  
  黄浩然想问他是谁,何逸阳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就塞到了他嘴里。黄浩然顺势吻着她不肯松开,他恨不得把她吸到自己的身体里,包裹得严严实实,不让任何男人来碰她。她很热情地迎合着他,甚至是引导着他。他在她面前显然是一个缺乏经验的毛头小伙子,动作急躁而笨拙。
  
  这笨拙却让她心里一动,她伏在他怀里说:“你以前没谈过恋爱?”黄浩然一本正经地说:“谈恋爱一直不在我的人生规划中。”
  
  何逸阳突然放声大笑,肩膀一抖一抖的。她又点了一支烟:“他喜欢成熟性感娇艳的女人,浓妆艳抹,衣着暴露,有点像夜店妹子的那种女人!”
  
  她披头散发地坐在窗前,白皙的食指轻巧地弹弹烟灰:“他是一个‘富二代’,虽然他离异没有再婚,但是他根本不可能娶我!”
  
  黄浩然脱口而出:“那你离开他!”何逸阳回过头戳了一下他的脑门:“离开他,你能管吃管住管玩乐啊?”
  
  他不能。
  
  何逸阳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你做人能不能不这么真诚啊?骗我一句你会死啊?”话音一落,她突然显得异常烦躁,伸手推了黄浩然一把:“滚!有多远滚多远!”
  
  5
  
  黄浩然的人是滚了,心却流连忘返。每天对着一大堆图纸,他拿一支铅笔无聊地涂鸦,涂着涂着,何逸阳的面容就跃然纸上。小巧的鼻子,小小的嘴巴。他始终觉得,她还是素颜比较好看。
  
  黄浩然在无人的茶水间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何逸阳。她拿着电话,犹豫了有十秒钟:“你去死!我卖什么萌,装什么纯!”
  
  可是,黄浩然再去时,何逸阳却真的是素面朝天了。两人窝在何逸阳那间小小的屋子里,看电视,闲聊。黄浩然坐在沙发上,何逸阳喜欢枕在他的肚子上,有时会听到黄浩然肚子饿得“咕咕”直叫,何逸阳就会很生气地说:“能不能别叫唤?”
  
  然后,她只好坐起来,说:“我去给你做饭!”在她看来,他的肚子叫唤了,她就得给他做饭,然后做饭就成了某种义务。
  
  可是,她的家里没有柴米油盐,何逸阳就向他吹嘘:“我煮的泡面特别好吃!”泡面再好吃,也还是泡面。黄浩然吃着吃着就一阵心疼,她的饭大多是这么对付过去的吧?
  
  他就问她:“你到底舍不下那个男人什么?”何逸阳的神色顿时一暗,甩了甩头发:“钱!”然后,她皱起眉头:“吃完没?吃完快滚!”
  
  黄浩然没滚,他死死地把何逸阳抱在怀里,想说:“他能给你的我也能!”但是,看到她生气且不耐烦地噘着嘴,小巧而迷人,他就迫不及待地吻了下去。何逸阳挣扎了两下,也就由他去了。
  
  这一个深情而霸道的吻,自然而然就演变成一次荡气回肠的性事。黄浩然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这样简单平凡其实也很好。
  
  的确很好。可是,何逸阳的隐形男友就在这时开门进来了。
  
  6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黄浩然没有手忙脚乱地穿衣服,而是静静地打量着对方,大约三十岁,中等个子,高鼻梁,大眼睛,留着很精致的胡须。
  
  他走到床边,盯着黄浩然,话却是说给何逸阳的:“介绍一下你的同床好友!”何逸阳蹬了黄浩然一脚:“快滚!”
  
  黄浩然不忍把她留下独自善后,但何逸阳嘴角一撇嘴,满眼嘲讽:“你不晓得小别胜新婚啊!”
  
  黄浩然的心一颤,只好悻悻地出来。过了好一会儿,何逸阳又追出来,又是一脸浓妆,穿着性感而妖艳,她抽着一支烟:“我骗你是真的,但爱你也是真的!我上大学就是他资助的,所以,除非他腻了,否则我不会离开他!”
  
  她的眼泪把一脸浓妆弄得污七八糟。黄浩然想起了他第一次见她时,一袭素装不施粉黛,他和她窝在家里,她素面朝天地给他煮泡面。他的心这才开始疼了,他始终相信,她的假、她的欺骗,不过是现实面前的一声叹息,总有诸多的无奈。毕竟,每个能以素颜示人的姑娘,她的心必定是纯真的。  

一码大公开王中王

一码大公开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