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码大公开王中王

一码大公开王中王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传奇故事] 侠义红颜

[传奇故事] 侠义红颜

时间:2019-09-26 来源:admin 点击: 次

  八月十八,金秋气爽。顺风堂总舵内披红挂彩,宾客盈门。今天是长江水运三大派,鸿运帮、飞鱼门和顺风堂三派结盟的大喜日子。
  
  时至正午,宾客差不多已经到齐了,却依然不见顺风堂堂主苏锦天的身影,只有平时很少露面的苏夫人在忙里忙外地招呼客人,大家都不免猜疑起来。
  
  李小怒只是顺风堂内普通的趟子手,正在给客人们端茶倒水,见此情景,向大厅上四处看了一眼,突然眉头一皱,转身直奔后花园。后花园内凉亭旁,海棠树下,一位少女悄然独立,背影寂寥,连李小怒到了她的身后,也没发觉。
  
  李小怒犹豫了一下,轻声道:“豌豆,客人都已经到齐了,你爹怎么还没回来?”少女名叫苏豌豆,是顺风堂堂主苏锦天的独生女儿。一个月前,顺风堂接到一笔去江阴的大生意,苏锦天不敢怠慢,亲自掌舵,本来算好了中秋之前就能回来,完全可以赶上今天的三派结盟大会。
  
  豌豆满脸幽怨。道:“小怒,我既盼着爹快些回来,又怕他回来,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豌豆和李小怒情投意合,彼此有意。可李小怒在顺风堂内地位低微,武功一般,哪有资格向苏锦天提亲。而且苏锦天此前扬言,他要趁三派结盟之机,在同行中为女儿找个婆家。鸿运帮帮主於冠城有意为儿子於铮结亲,飞鱼门新上任的年轻门主关明楼,则想为自己求婚。双方各自带着派中精英前来结盟,同时又备了重礼,欲当众向苏锦天提亲,现在这些人就坐在前面的大厅上。
  
  李小怒痛苦地说道:“豌豆,我……我……”
  
  豌豆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绝:“等爹爹到了,我就向他表明心迹,今生今世,我苏豌豆非你李小怒不嫁!”说完向前厅奔去。
  
  前厅上,苏夫人正向客人们致歉,她刚要同豌豆说话,突然听到门口有人大叫:“夫人,不好了,堂主出事了!”
  
  一口乌黑发亮的楠木大棺材从大门外抬了进来,大伙惊呆了。苏家母女更是脸色惨白,豌豆颤抖着问:“这是什么?”
  
  几位趟子手扑倒在苏家母女跟前,放声痛哭。“这……这……”苏夫人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原来,苏锦天等人到达江阴,交接完生意一路往回赶。众人见已顺利完成任务,也就放松警惕,在回龙渡口客栈中,大伙多喝了几杯,晚上睡得比较沉。谁知到了后半夜,突然听到苏锦天在房中发出一声惨叫,随后房中蹿起大火,等到众人把火扑灭,苏锦天已被烧成了一具焦尸。
  
  苏豌豆抱着昏厥的母亲,看着父亲的灵柩,呆如木鸡。鸿运帮帮主於冠成上前在苏夫人的人中穴上轻轻点了一下,她才苏醒过来,翻身扑到棺材上,哭着大叫:“我不相信,你们给我打开!”
  
  几个趟子手打开棺盖,里面躺着一具尸体,上半身已被大火烧焦。但苏夫人一眼就认出,死尸脚上穿着的正是她亲手做的千层靴,尤其是死尸身边放着的青龙剑,那是苏锦天随身佩带的心爱之物。苏夫人大叫:“老爷,你好狠心,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突然伸手从棺木中抓起青龙剑,在脖子上一抹,顿时鲜血飞溅。
  
  这事发生得太过突然,众人大声惊呼,却来不及阻止,苏夫人气绝而亡。苏豌豆抱着母亲的尸体,到了这时才大声哭出来。李小怒站在她身边,急得直跺脚,却不知怎么安慰她才好。
  
  飞鱼门门主关明楼道:“苏姑娘请节哀顺变,眼下最要紧的,是找出杀害苏堂主的真凶,为令尊、令堂报仇!”
  
  於冠城接口道:“明楼兄这话不错,请苏姑娘早拿主意啊!”
  
  苏豌豆霍地站起身来,一抹眼泪,道:“只要有谁能替我爹娘报仇,顺风堂从此听他号令,他若不嫌弃,小女子愿……愿以身相许!”
  
  李小怒急得叫了声:“豌豆,不可以!”苏豌豆却是充耳不闻。
  
  於冠城看了关明楼一眼,道:“苏堂主为人谨慎,武功盖世,要想暗算他,除非是亲友熟人。据我所知,明楼老弟两天前刚从江阴回来……”他没有再说下去,有些话不一定要全说出来。顺风堂的人早已“呼啦”一声,把飞鱼门众人给围了起来。
  
  关明楼冷笑着道:“我去江阴是另有私事。不过於帮主说得没错,苏堂主被大火烧死,实在是蹊跷……”他边说边踱着步子,到了於冠城身边时,突然疾手一点,正中於冠城的胸前要穴。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於冠城已经倒在地上不能动弹。关明楼的点穴手法独特,无人能解。他接着道:“江湖上谁不知道於家祖传暗器‘烈焰沙’,见风起火,阴毒无比……”
  
  话未说完,於铮的利剑已经毒蛇般刺了过来,喝道:“你暗算我爹,还血口喷人!我鸿运帮有意和顺风堂结盟,怎么会算计苏堂主?”
  
  关明楼道:“那是因为你们担心飞鱼门和顺风堂联姻,鸿动帮从此孤掌难鸣,才暗下毒手!”边说边取出一根峨眉刺,和於铮斗在一起。
  
  鸿运帮和飞鱼门的帮众,各自担心主人安危,纷纷加入战团,双方展开混战。
  
  顺风堂的人分不清敌友,不知该帮哪家。有人喊了声:“这两派都不是好东西,杀了他们替堂主报仇!”五六十人同时围攻鸿运帮和飞鱼门。李小怒连声大叫,让大家冷静,可他一个小小趟子手,谁会听他的。
  
  大厅之上,刀光剑影,血肉横飞。虽然关明楼和於铮武功出众,再加上他们各自带来的帮中精英,不是顺风堂那些普通帮徒可比,可顺风堂人多势众。三方混战,伤亡惨重。顺风堂的人最先被尽数打倒,只是关明楼和於铮也各受重伤,倒地不起。刚刚还是乱哄哄的大厅,只剩下一片呻吟声。
  
  李小怒大叫:“你们这是自相残杀!”
  
  於冠城穴道被制,但还能开口说话:“小兄弟,你快杀了关明楼他们,从此后你就是我鸿运帮的副帮主!”
  
  关明楼大吃一惊,他现在浑身无力,就是七八岁的小孩也能杀了他,急着叫道:“小兄弟,刚才苏姑娘说了,只要有谁能帮她报仇,顺风堂从此听他号令,她还会以身相许,你还不快去杀了於冠城他们。”
  
  李小怒看看关明楼,又看看於家父子,道:“你们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突然,门外有人接口道:“你把他们双方全杀了,不就得了吗?”门口人影一闪,一位中年男人满眼通红地走了进来。
  
  豌豆脱口叫声:“爹!”来人竟然是苏锦天。
  
  关明楼如梦方醒:“我明白了,其实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原来,顺风堂、鸿运帮和飞鱼门为了各自的利益,一直以来明争暗斗。但顺风堂的势力最弱,常常被欺负,苏锦天憋了一肚子的怨气,不过他也发现了三派之间的微妙格局。鸿运帮和飞鱼门平分秋色,顺风堂倒向哪一家,哪一家从此独霸长江。他才故意倡导三派结盟,又扬言要在两家中为女儿选婆家,於冠城和关明楼自然明白其中的关键,不敢不从。他又弄了具尸体故布疑阵,让鸿运帮和飞鱼门相互猜疑,引发火拼,消耗两家实力。只是他没想到,苏夫人竟然会为自己殉情,顺风堂的人也会卷入其中。如此一来,鸿运帮和飞鱼门的力量是被削弱不少,可他顺风堂也损失惨重。
  
  豌豆尖声大叫:“爹,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害死了娘,也害死了这么多无辜的人!”
  
  苏锦天道:“爹所做的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你!”转身对李小怒道,“我知道你一直喜欢豌儿,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去杀了鸿运帮和飞鱼门的所有人,我就把豌儿许配给你,并传你武功,以后顺风堂就是你的!”
  
  李小怒没想到他一向敬重的堂主,竟然如此阴毒,道:“我再也不做助纣为虐的事了!”
  
  苏锦天哼一声:“不知长进的东西!”拾起青龙剑向关明楼等人走了过去。
  
  李小怒抢身挡在苏锦天的面前,道:“堂主,你还想杀人吗?”
  
  苏锦天喝道:“你想找死?我就成全你!”举剑就刺。他的武功和李小怒相比,可是天壤之别。李小怒左躲右闪,转眼之间,身上连中十多剑,成了血人。鸿运帮和飞鱼门的人,知道自己生死关头,纷纷挣扎着站起身来,和李小怒并肩作战。苏锦天怪声一笑,剑光中,有七八人中剑倒下。
  
  於冠城大吼:“老子和你拼……”声音戛然而止,咽喉已被苏锦天一剑刺穿。
  
  李小怒大叫:“堂主,你疯了!”
  
  苏锦天狞笑着道:“你也去死吧!”挥剑刺向李小怒。突然,他浑身一震,轰然翻倒,后背要穴被豌豆点中。他吃惊地问:“豌儿,你也要和爹作对吗?”
  
  豌豆脸色苍白,道:“你不是我爹,我爹已经在回龙渡口的客栈中死了!”
  
  两行泪水滚滚而下,灼烫胭脂红唇,她上前扶起李小怒,问:“小怒,我已经家破人亡,你愿不愿意带我走?”
  
  李小怒拼命地点头,道:“与你同行,天涯作伴。”两人相互搀扶着,缓步走出大门……

一码大公开王中王

一码大公开王中王